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

这篇文章主要介绍了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 ,文中通过代码以及文档配合进行讲解,很详细,它对在座的每个人的研究和工作具有很经典的参考价值。 如果需要,让我们与区块链资料网一起学习。

https://www.interchains.cc/18341.html

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是很好的区块链资料,他说明了区块链当中的经典原理,可以给我们提供资料,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学习起来其实是很简单的,

不多的几个较为抽象的概念也很容易理解,之所以很多人感觉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比较复杂,一方面是因为大多数的文档没有做到由浅入深地讲解,概念上没有注意先后顺序,给读者的理解带来困难

一种以太坊eth Layer-2 的通用桥

  • Layer2
  • ENS

随着走向成熟的以太坊eth Layer-2 解决方案多了起来,ENS 也要能为整个生态系统提供服务,同时让 ENS 用户能够获得 Layer-2 解决方案给他们带来的效率提升。

随着走向成熟的以太坊eth Layer-2 解决方案多了起来,ENS 也要能为整个生态系统提供服务,同时让 ENS 用户能够获得 Layer-2 解决方案给他们带来的效率提升。自 Vitalik 的一篇帖子提出了一种可能的方法之后,ENS 团队和广大的 ENS 和 L2 社区也一直在开发一种通用的 “Layer-2 桥”,让包括 ENS 在内的应用,能够以免信任的方式在多个链下信源处检索数据,进而使跨平台的互操作性成为可能。

在 10 月 27 号最新的一次工作会议上,我演示了这个想法的一个初步实现。本文中我会详细讲解这种解决方案。

目标

概要来说,Layer-2 和其它相关系统的工作原理都是减少与以太坊eth交互的需要,它们将原本需要在链上保存和访问的 状态 移到了别的地方,同时,保证在以太坊eth区块链blockchain上有足够多的信息能验证数据的正确性。举个例子,在 Rollup 这种常见的方案中,(Rollup 的)状态会存储在另外一个系统中,只有 witness 数据例如默克尔根会存储在以太坊eth区块链blockchain上(译者注:作者此处的举例不够完整,witness 还包括用户交易的原始数据)。有了这些 witness 数据和 Layer-2 解决方案的访问权,一个参与者就可以构建出对任意保护在 Layer-2 系统中的数据的有效性证明,并且可以由以太坊eth来验证。

这个定义比大多数人所认为的 “Layer-2” 要更加广泛 —— 它还包括了其它一些减少链上数据存储的工具,比如使用账户余额默克尔树的空投(airdrop),以及会触发事件但并不在链上存储余额的代币。

对于 ENS 和其它应用来说,关键问题在于,在一个存在许多互不兼容的 Layer-2 方案的世界里,如何能以信任最小化的方式 —— 也就是不引入任何新的信任假设 —— 从某个系统中检索数据,且不需要变成所有 Layer-2 方案的客户端、自己来存储可能有用的数据 。

一个幼稚的方法是,要求所有的系统都使用同样的 witness 数据格式。但这一点是不可能的,两个原因:第一,witness 数据的格式和类型都高度依赖于相关系统的实现细节,ZK Rollup 和 Optimistic Rollup 使用的元件必定不同;第二,客户端仍然无法实际获得数据。

实用的方法必须满足下列条件:

  • 客户端不需要为它们可能与之交互的每一个系统提供显式支持。
  • 客户端必须能够验证返回的数据是有效的,最好无需引入除相关 L2 方案自带假设以外的信任模型。
  • 解决方案不会要求接入的 L2 平台产生结构性的变更。
  • 第三方必须能够为 L2 平台开发接口,无需平台维护者的支持和参与。

解决方案概览

我们提议的方案的核心是一种标准化的工具,让客户端能够从一个外部系统 —— 一个网关服务 —— 处检索数据;以及一种标准化的方法,来验证返回的数据是正确的。

相应地,这里有两个主要的组成部分:第一个,是一个放在以太坊eth Layer-1 上的智能合约,向客户端提供一个发现网关并验证网关响应正确性的工具;第二个,是一个网关服务,理解如何与给定的 L2 系统交互、以及如何为合约的用途而格式化数据。

在该模型下,获得数据的过程分三步: 一种<a href=以太坊eth Layer-2 的通用桥” />

  1. 向合约发出查询数据的请求。合约并不直接返回所需的结果,而是返回两个值:一个 网关 URL,以及一个 calldata 前缀
  2. 向该网关发送一个 HTTP POST 请求,请求与第一步中相同的数据。网关返回一个不透明值(opaque value),resolver(解析器) calldata。验证该 解析器 calldata 的起始位就是第一步中得到的 calldata 前缀。
  3. 查询合约,或者与之互动,提供第二步中得到的 解析器 calldata ,合约验证该数据的有效性,如果有效的话,返回 结果 或者执行交易。

因为负责理解如何与 L2 交互的是网关服务,所以这样一种简单的协议就可以让客户端从链下获得数据,并且不需要让客户端理解任何与 L2 相关的东西。为了使用这套系统,每一个应用都需要为自己意向交互的 L2 实现并部署一个网关服务和一个验证合约。在大部分使用,这些网关可以是非常通用的,降低了在不同应用间重复劳动的负担。

重要的是,这三个步骤的流程在调用者处可以完全抽象掉;一个理解这个协议的库就可以让整个流程看起来跟一个常规的 web3 合约调用一般无二,也就是说,不仅应用不需要知道自己在跟哪个 L2 交互,它们甚至完全不知道自己是在跟 L2 交互!

网关返回错误或者误导性结果的能力受到协议本身的限制。合约所实现的验证逻辑保证了任何无效的结果都会在第三步被发现,同时,合约在第一步中返回的前缀,在第二步中得到验证;这些都放置了网关用对某一次查询有效的答案来回应另一次查询。

工作案例

我们可以用一个预加载了一组余额的 ERC20 token 合约,以及一个本身是简单静态默克尔树的 “Layer-2” 来演示这条系统在实践中是如何运作的:

contract PreloadedToken is ERC20 {   mapping(address=>uint) preload;   function claimableBalance(address addr) external view returns(uint) {     return preload[addr];   }   function claim(address addr) external {     if(preload[addr] > 0) {       _mint(addr, preload[addr]);       preload[addr] = 0;     }   } }

这个简单的解决方案有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部署者必须在部署时将所有余额填充到 preload 映射中,这是一种非常昂贵的操作。他们会更愿意把数据存储在链下,然后让能够证明自己拥有余额的用户来提取自己的数额。用默克尔树很容易就能实现这一点:

contract PreloadedToken is ERC20 {   bytes32 merkleRoot;   mapping(address=>bool) claimed;   function claimableBalanceWithProof(address addr, uint balance, bytes proof) external view returns(uint) {     require(verifyProof(keccak256(addr, balance), proof));     if(!claimed[addr]) {       return balance;     }     return 0;   }   function claimWithProof(address addr, uint balance, bytes proof) external {     require(verifyProof(keccak256(addr, balance), proof);     if(claimed[addr]) {       return;     }     _mint(addr, balance);     claimed[addr] = true;   } }

(为了简化,我们省略掉了 verifyProof (验证证明功能)的实现)

这个方法非常有效,合约的作者也不再需要花费大量的 eth 来预加载所有余额,一个默克尔根就足够了,而且调用者想申领余额的时候,可以自己支付证明 token 所有权的开销。

不过,现在调用者必须理解生成证明的具体流程,并且知道要到哪儿去获取余额清单来生成自己账户的证明。如果我们可以把第一个方案的接口(方便),与第二个方案的效率结合起来,那就完美了。这就是我们的方案。

首先,我们加入了匹配初始 claim 的签名和 claimbleBalance 的方法:

  string gateway;   function claimableBalance(address addr) external view returns(bytes prefix, string url) {     return (abi.encodeWithSelector(claimableBalanceWithProof.selector, addr), gateway);   }   function claim(address addr) external view returns(bytes prefix, string url) {     return (abi.encodeWithSelector(claimWithProof.selector, addr), gateway);

这些函数的调用者可以得到两个值:第一个值是一个后续 callback 的前缀;第二个值是一个网关服务的 URL。该前缀保证了两件事: callback 会用相关的 proof 函数来响应,并且其第一个参数会是所提供的地址。这防止了网关用给另一个地址的数据来响应请求。

接下来,我们需要实现一个网关服务来,可以满足客户端的查询请求。以 claim1 为例,很直接就能实现:

const args = tokenInterface.decodeFunctionData("claim", data); const balance = balances[args.addr]; const proof = merkleTree.getProof(addr, balance); return merkleInterface.encodeFunctionData("claimWithProof", [args.addr, balance, proof]);

(再一次,为了简洁,我们假设已经有了包括 getProof 函数在内的合适实现)

这里的网关服务只需要为客户端所发送的 claim 调用解码函数调用数据,组装一个证明 —— 或者,在一个实际的 L2 方案中,参考 L2 来组装出一个证明 —— 然后将结果编码放在对 claimWithProof 的调用中,返回给客户端。

最后,客户端验证返回的 calldata 是否以合约所断言的前缀开始,如果是,则使用交易发送 calldata 给合约。

claimableBalance 的实现也差不多,只是客户端使用 calldata 来调用合约,将返回值作为调用的最终结果。

安全考虑和信任模型

假设客户端信任了原始合约 —— 我们的意思是,期望该合约会以特定的方式运行,而这可以通过检查它发布的源代码来验证 —— 那么这个系统就不会引入任何新的信任假设。虽然网关的响应是一个外部流程,但其不良行为的范围仅限于拒绝服务。

首先,如果我们信任合约,我们同样也会信任它来制定一个网关 URL 来回应我们的查询请求。其次,我们也可以信任它来实现充分的验证、保证网关的响应是准确的,既可以通过在第一步中指定 calldata 前缀、也可以通过在最后一步中验证网关的响应来保证。

因此,一个尝试用不正确的值来响应的网关 —— 无论是提交了不正确的数据,还是不正确的证明 —— 都会被执行验证步骤的合约发现。一个尝试正确响应、但使用非用户所发出请求的对应结果来响应的网关,会在用户的 calldata 前缀检查中发现。客户端可以通过检查合约的行为来保证这些 —— 或者依赖于某些人对合约的检查 —— 都可以在开始交互前实现。

网关可以完全拒绝响应,也就是拒绝服务,而且这种情况确实可能因为网关恶意或者故障而发生。因为这一点,我们提议,任意最终规范,都应该让用户易于 fork 服务,并提供自己的网关;就像现在用户能够 fork dApp 的前端一样。

ENS 应用

ENS 使用这套系统也会相对直接一些。解析器可以实现本文所述的协议,用于解析任何的数据字段,然后每一个希望支持 ENS 数据的存储和检索的 L2 都可以部署新的解析器实现和相应的网关。希望使用 L2 的用户只需存储自己的记录到合适的 L2 中,并在以太坊eth上发送一笔一次性的交易来指定相关的解析器地址,来使用自己的域名。

为了让这个方案更通用,ENS 也应该改进,以支持某种形式的通配符解析(wildcard resolution),使得搜索域名失败时会向解析器咨询该域名的父域名 —— 如果 “foo.example.eth” 不存在,那客户端就会在解析器内搜索 “example.eth”。这一功能使得其它系统可以存储 ENS 的整个子树,而不仅仅是单个域名的记录。

未解决的问题

  • 虽然某些应用(比如 ENS )可以从合约指定网关 URL 所创造的额外间接层中获益,另一些应用,比如上文所示的 token 合约,最好把这些编码为该合约 ABI 的一部分来,使得用户更容易 fork。一个终极的解决方案最好能支持两种选择,且不会强加不必要的负担。
  • 目前,客户端无法分别出一个返回无效 calldata(例如提供一个无效的证明)的网关和一个无论如何都会回滚的调用。需要作出一些规定来区分这两种情况 —— 举个例子,如果证明数据的验证不通过的话,要求合约使用一个特定的回滚理由。
  • 它需要一个比 “以太坊eth L2 通用桥” 更吸引人的名字。

自己试试

我文章所有 demo 的源代码都可以在这里找到。

(完)


原文链接: https://medium.com/the-ethereum-name-service/a-general-purpose-bridge-for-ethereum-layer-2s-e28810ec1d88 作者: Nick Johnson 翻译: 阿剑


部分转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www.interchains.cchttps://www.interchains.cc/18341.html

区块链毕设网(www.interchains.cc)全网最靠谱的原创区块链毕设代做网站 部分资料来自网络,侵权联系删除! 最全最大的区块链源码站 !
区块链知识分享网, 以太坊dapp资源网, 区块链教程, fabric教程下载, 区块链书籍下载, 区块链资料下载, 区块链视频教程下载, 区块链基础教程, 区块链入门教程, 区块链资源 » 一种以太坊 Layer-2 的通用桥

提供最优质的资源集合

立即查看 了解详情